YPE htmlhtmlheadtitle data-vue-meta=true我的特别室友(扎诺短篇“甜”文) – 哔哩哔哩

“嗯,手艺进步了嘛。”扎基把空盘子轻轻放下,看着空无一人的桌对面微微一笑,接着整理一下自己衣着,起身伸了个懒腰。

“呐,我该去上班了,桌上的东西麻烦收拾一下”扎基在只有他一个人的出租屋内说着,然后,开门离开了屋子,过了一会儿,桌子上的盘子自己浮了起来像有人拿着一般慢慢飘向了厨房……

正常人看到此情此景一定已经吓得当场昏厥,但扎基显然不是,准确说是习惯了……

“就是这间吗?”扎基看眼内饰完好(还有电视📺和电脑💻),铺着优质实木地板的套间有些不敢相信。

那个房东小哥脑子坏了吗,这种套间一个月居然只要200,怎么算都是赚的吧,话说为什么没人租来着?管他呢反正总算可以住像样的地方了~

扎基说着仰倒在了那张普通且舒适的床,作为一个普通的打工仔兼没什么名气的轻小说作家这样的套间可以说十分不错了,他起身坐起打量着房间的一切,发觉了墙上的一个不大不小的相框,上面是一个少女的画像,在那一刹那吸引了扎基的目光。

扎基慢慢走上前,轻轻拿下那个相框,画像中的少女恬静的微笑着,银色的长发在阳光下那么耀眼,她娇美的脸金色的瞳孔一时让扎基无法挪开视线,但,门突然开了。

“她可是个很棒的画家,这张就是她的自画呢……”路西法说着眼中透露出一丝忧伤。

“三年前,她在这个套间练笔时,小时候就应该好的病没有征兆的复发,在救护车赶来前就…………”路西法说完握紧了拳头

“抱歉……”扎基自知言失,仔细看着画像中的少女,心中不免得一阵心痛,回过神来,路西法已经走了,等等,诺亚是在这个套间练笔时……!!!∑(°Д°ノ)ノ,扎基大概猜到为什么没人敢租了,不会是凶宅吧( ° △ °)︴

之后的一年里,让扎基有点脊背发凉的“闹鬼”事件,真的发生了,每到固定点数,电视都会莫名其的打开,等到某栏节目播完又会被关掉,仿佛有人坐在坐垫上看电视一般,偶尔自己的电脑里也会多那么些浏览历史,阳台处的花朵也好像有被精心打理的样子。

一开始扎基的确被吓得不清,但,想想房租便宜,加上看上去,那位看不见的诺亚貌似并不排斥自己,也就这么住下了。

渐渐地,扎基发觉自己出门时随手丢在一边的脏衣服,在回家时被洗晒的干干净净且整齐得叠在床上,带着清爽的香味。

“谢谢。”扎基一边把衣服收到衣橱一边微笑着说道,此时一张便签落在他面前。

之后发生了许多,比如自己的小说插画师(浮士德)因为身体不适,而无法绘制,在扎基绞尽脑汁时,那位自己无法看见的诺亚在几个小时里居然把插画赶出来了,而扎基对诺亚的好感更盛了几分。

之后的几年,每天早上扎基都会看到摆好的早餐,每次熬夜赶稿都会有一杯咖啡会摆在电脑桌上,每天回家总能看见一张便签飘在空中

(回到现在)傍晚18:00,扎基收拾收拾东西,起身离开了更衣室(扎基在家庭餐厅打工),正打算离开时。

“不了,今天晚上我有点事。”扎基摸了摸口袋里借到的光盘,今天我和我家里那只鬼约好一起看电影的。

这几天,扎基很高兴,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只是因为可以看见自己的那位室友了,但,也很不安,他总感觉好像要失去她一样的感觉……

扎基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在一次事故中双双逝去,导致他从小就没感受家所谓的温暖,不过这几年貌似因为这个刚刚才能看见的室友改变了些,他开始试着和同事交集,也有了几个朋友,而扎基也在不知不觉中对诺亚产生了一点别样的感情。

“我……也不清楚,但,我想和她一直呆在一起……”哪怕只有我能看见她,哪怕会被当做神经病,我也……

“啊,扎基你回来了”诺亚放下了手里的笔,扎基看了眼画,那是几朵蓝色的花朵。

“这花叫勿忘我。”诺亚说道,但她还想说什么时,却被扎基紧紧的抱住,导致她半透明的身体有部分穿过了扎基。

“我想和一直在一起,一直,一直,直到永远!”扎基有些急促的呼吸,他的心脏从没跳得这么快过……

“大概还有一天吧,不过我很高兴呢,你这个木头能在我消失前开悟”诺亚依然温柔的笑着。

“……”扎基只是用力抱着诺亚,他已经习惯了诺亚做的早餐,习惯了和她一起看着电影自己,习惯了她的陪伴,他无法想象失去她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但他不是神,他没办法改变她将要消失的事实,只能抱着她,用力的抱着她…………

“听说你哥说,你以前一直想去游乐场痛快的玩一次(当然,买票时不要现形( • ̀ω•́ )✧)”

这一天,扎基体验了几乎360°的云霄飞车,几乎疯狂的跳楼机,转速地狱的旋转木马等等,他都要怀疑,这妮子该不会想把自己也带去投胎吧……

吞没一切的夜晚终究还是到了,摩天轮上,扎基看着归于平静宛如童话镇的游乐园却无暇观赏……

“扎基,时间差不多要到了……”诺亚微笑着看着扎基,她的身体从大腿已经开始渐渐的消散,透明了。

“和你在一起的这几年真的很开心”诺亚感慨着,而扎基低着头,左手放在口袋里紧紧的握着什么。

“那时,我还活着,接住在姑姑家,每天,总会有一个男孩,偷偷翻到姑姑家的花园里,躺在草地上,用笔写着什么,我在楼上就那么看着你,后来你搬走了……而我也发现,我貌似也…………”诺亚还没说完,扎基把一枚银色的戒指套上她左手的无名指……

“抱歉,扎基,我真的也想和你一起,我真的……”扎基低头轻轻地吻住了她,最后的时刻,最初,也是最后的吻,扎基感受着属于诺亚的气息与温暖,直到那份温暖消失…………

“我回来了……”扎基打开门,没有声音,没有漂浮的便签,只有桌上的那副勿忘我与墙上那副少女的自画像,在月光下蓝色的花朵与银发的少女是如此的优雅美丽……

“呜……呜…”扎基再也无法抑制,他抱着那副画像就像抱着诺亚一般,泪水滴在画像上……

“给,扎基老师。”一个有点熟悉女声响起,扎基抬起头,一抹熟悉银色映入眼帘。

勿忘我·花语 “:想念我,忠贞的希望一切都还没有晚,我会再次归来给你幸福。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