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基顿演好了一个饱受精神创伤的蝙蝠侠?答案在这里!

当年提姆·伯顿要重启蝙蝠侠的时候,不少 DC 粉都对蝙蝠侠的人选不怎么满意——迈克尔·基顿他能演好吗?在当年,基顿最出名的电影是《家庭主夫》《甲壳虫汁》之类的,演的都是些搞笑角色。这样一个演员,能演黑暗深沉的夜之复仇者吗?

事后看来,这种担忧是多余的。不过,虽然基顿大体上打消了人们的质疑,但从当年到现在,对他的批评也没有断过,经常有人说他演得不如杰克·尼科尔森(饰小丑)和丹尼·德维托(饰企鹅人)。

但这些批评过于低估基顿的蝙蝠侠了。在尼科尔森的小丑忙着毁掉美术总监安东·福斯特做的布景的时候,基顿悄悄描绘出了一个勉强保留理智的蝙蝠侠。

下面我们就来探讨一下,为什么基顿演好了一个饱受精神创伤折磨的英雄,为什么他演的布鲁斯·韦恩也是一个很好的版本。

1989 年的《蝙蝠侠》一改常规,讲了一个完整、明确的小丑起源故事。小丑不仅有了真名「杰克·纳皮尔」,我们还看到了把他从一个黑帮变成小丑的事故,我们甚至得知杰克·纳皮尔就是杀害了布鲁斯·韦恩父母的凶手。影片还暗示杰克的精神问题可以追溯到他的童年,他从小聪明过人,但很早就有了疯狂的征兆。

如此大幅改动小丑的背景故事,自然引起了不少争议,但放在这部电影的框架里,这个设定又显得特别合适。尼克尔森的小丑和基顿的布鲁斯被连接在了一起,他们都有着多灾多难的童年,都成了超群的人物,都穿上了独特的服饰,也都在为了哥谭的命运而战。

虽然基顿的布鲁斯不是杰克·纳皮尔那种彻头彻尾的疯子,但 89 版《蝙蝠侠》有不少线索显示,他的脑子应该也不太正常。就拿他睡觉的方式说吧——他是倒着睡的,就像真正的蝙蝠那样。不知道这是不是有什么说法(反正电影里没提),还是说他对「蝙蝠」侠的身份太上心了?

在整部电影里,基顿的布鲁斯经常陷入沉思和回忆。有一次我们跟随维姬·维尔的视角(金·贝辛杰饰)尾随她的新男友,看到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布鲁斯重返犯罪巷,在他父母去世的地方留下了一束玫瑰。稍晚一些时候,他对险些击中自己的子弹不管不顾。看到杰克·纳皮尔依然活着,在他的内心深处,一些他还不明白的东西被唤醒了。

然后是那个著名的「你想发疯吗!?」镜头,在那里,布鲁斯的悲痛和怒火都爆发而出。这一幕的情感迸发,让我们看到一个几乎和小丑一样癫狂的男人。布鲁斯成了小丑——造就了蝙蝠侠的男人——的倒影。而讽刺的是,造就了小丑的人也正是蝙蝠侠。在这部电影里,他们两个的关系就像是一条衔尾蛇。

蝙蝠侠反派「粉丝团」的人气之所以这么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都在某些方面映射了蝙蝠侠。波顿两部电影的优势就在于,它们不仅体现了这种关系,还在此基础上加以了发展,而这是当时的漫画都没有做到的。

《蝙蝠侠归来》也是如此。这部电影重新塑造了企鹅人的形象,将他描绘成了布鲁斯·韦恩的黑暗反面。他也是一个哥谭富豪家族的独子,也有着充满悲剧的童年。但布鲁斯至少有过几年美好回忆,至少感受过父母和阿福的关爱。

而奥斯瓦尔德·科波特(企鹅人)刚出生就被当成下水道垃圾,被父母一丢了之。他不是一个想在黑社会里闯出名堂的歹徒,他是一个饱受折磨的怪人,他把蝙蝠侠当成同类,认为蝙蝠侠也是一个不该受到哥谭市民敬仰的怪物。

虽然《蝙蝠侠归来》没细讲布鲁斯和科波特的个人关系,但它在蝙蝠侠与猫女的关系上着墨颇多,其中也有不少点睛之笔。在这部电影里,维姬·维尔已经出局(她不想在一个把哥谭看得比她更重的男人身上浪费时间了),塞琳娜·凯尔闪亮登场。这个女人明白那种穿上战衣、释放内心疯狂的原始冲动。她是布鲁斯的一扇完美的镜子。在戴上面具之前,她也是一个将他人拒之门外,不善交流的人。

从许多方面来说,基顿的布鲁斯·韦恩比他的蝙蝠侠演得更好。他没有克里斯蒂安·贝尔和本·阿弗莱克那样强健的肉体,况且他那套橡胶战衣可动性那么差,本来就不适合演打戏。更不用说他对杀人的态度还很轻率。

但是和米歇尔·菲佛的猫女在一起的时候,基顿真正成为了蝙蝠侠。他们的打戏充满了能量(和性张力),在波顿和舒马赫导演的蝙蝠侠电影里面,这是独一份。《蝙蝠侠归来》将塞琳娜描绘成了唯一能真正理解布鲁斯的痛苦,唯一能让他完整的女性,这个设定比当年的漫画更加超前。这也让两人发现彼此秘密身份的情景更加有悲剧性。我们希望这两个可怜人能够和解,尽管这注定只能是奢望。

与得以扮演不同阶段蝙蝠侠的贝尔和凯文·康罗伊(动画版和多部游戏版蝙蝠侠配音演员)相比,基顿的蝙蝠侠生涯不算太长。但这也让他的回归变得更加值得期待。在 2022 年,基顿将两度重饰蝙蝠侠,首先是电影版《闪电侠》,然后是 HBO Max 的《蝙蝠少女》电影。

近年来,基顿的职业生涯焕发了第二春,原因就在于他找回了让他的蝙蝠侠那么有吸引力的特质。2014 年的电影《鸟人》里,基顿扮演了一个虚构版的自己:一个想要摆脱过去经典形象,在好莱坞重新找到戏路的中年演员。在 2017 年的《蜘蛛侠:英雄归来》里,他转变阵营,演了反派:一个迷人但明显精神不正常的男人,他以家人为借口,妄想在复仇者的眼皮底下建立犯罪帝国。

基顿显然没有丢了他的优势,扮演近乎丧失理智的漫画角色时依然老辣。那么,当他回归他最经典的超级英雄角色之时,又会带来怎样的表现呢?我们会看到一个更加走不出过去阴影的布鲁斯·韦恩吗?又或者,这几十年的空档让他变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角色?但不管结果如何,这足以让我们知道,迈克尔·基顿的蝙蝠侠还没有画下句号。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