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2020年的游戏记忆(上):“文艺复兴”的上半年

2020年虽然被玩家们称作游戏小年,但当我们回过头来看过去的这一年,会发现值得一提的游戏真的不少:年初的动物森友会,在那个特殊的时期给我们带来了欢乐和温暖;年中的对马岛之魂,带我们过了一把黑泽明电影主角的瘾;而年末到来的赛博朋克2077,则让我们经历了一段光怪陆离的夜之城之旅。

而在这一年的上半年,游戏圈中刮起的是一股文艺复兴的风潮。那么且让我跟大家分享一下这一年里让我印象深刻的几个游戏瞬间。

提起香草社,大多数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可能就是龙之皇冠中女法师那呼之欲出的正义,这也正代表了这群堪称艺术家的工作室最大的追求——君不见,香草社的社长神谷盛治之所以踏上游戏制作的道路,就是因为想做有美少女当主角的游戏。

而追求艺术的神谷社长诚然是懂浪漫的:在文字冒险游戏已经式微的如今,他依然携香草社的艺术家们为我们带来了《十三机兵防卫圈》。

这款花了6年时间才问世的游戏,一言蔽之,就是浪漫:巨大人型机器人、导弹雨洗地、伴随着昭和偶像歌声的机战,当然,还少不了无敌的女高中生。

你可以说这款游戏用无数NETA拼接成了一场亚文化的狂欢,但它确实带给了我们一场关于过去年代的美妙梦境。

在这款游戏中,最让我难忘的一个场景,就是身为普通女子高中生的冬坂五百里为了所爱之人毅然启动机甲的那一刻,伴随着那句名台词无敌的女高中生,现在可是连机器人都能够驾驭的!背景中的机甲轰然现身,这一刻,女高中生确实是无敌的。

时间来到4月份,虽然这个时候动森的火热仍未消退,但随着另一部重量级作品的登场,很多玩家的注意力瞬间就被吸引了过去——它就是大名鼎鼎的JRPG《最终幻想7重制版》。

炒冷饭这个词在过去一直是个贬义词,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因炒冷饭过多而被玩家冠以卡婊之称的卡普空,三上线》如果处在NGC以外的平台就砍头谢罪,结果这款游戏在之后的十几年内跨越了三个世代,登陆了几乎所有你能想到的平台,九头龙三上真司因此而得名。

不过随着《最终幻想7重制版》的出现,玩家们忽然发现,炒冷饭其实也可以很香:且不说高清化的蒂法和爱丽丝吸引了多少玩家,就连女装克劳德看起来竟然也是如此该死的香甜。而蜜蜂之馆的那段尬舞演出,也堪称这些年日厂播片的顶峰了。

当年在PSP上玩《最终幻想7核心危机》的时候,作着扎克斯砍了一个多小时的神罗兵,就为了回去见爱丽丝一面,但最终还是被剧情杀,成了我心中永远的意难平。

而到了FF7RE中,当平行世界活下来的扎克斯和疑似经历过多次轮回的爱丽丝擦肩而过的时候,我一个大老爷们也难免有些眼眶发热。

然而不适时下起的雨,依旧暗示此次重启的新故事不会像我们期盼的那样美好,只希望FF7RE的制作组能做个人,在续作中让扎克斯和爱丽丝能有个好结局吧。

如果不是玩过SP在PS4初期的恶名昭彰次子,我很难相信对马岛之魂出自这个制作组之手:你很难想象一群美国人,能做出一款黑泽明味儿如此重的游戏,他们为了致敬这位著名的日本电影导演,甚至专门在游戏中加入了一个名为黑泽明模式的黑白滤镜,让整个游戏玩起来就像是早年间的剑戟片,干净利落又恰到好处,果然粉丝的力量是无限的。

游戏除了令人称道的优秀美术外,整体的玩法也颇有些早年间的刺客的味道:弱化游戏中的RPG元素,更加强调一击必杀的战斗风格,使得游戏战斗的爽快感大大提升,老玩家们因此而不吝为其送上赞美之言。

如果要找出游戏中最令人血脉贲张的一个场景,莫过于主线剧情中的遣川战鬼这一章了。在这段剧情中,主角境井仁为了守护遣川,抛弃了曾经引以为傲的武士信条,化身为不择手段的战鬼,将四处逃窜的蒙古士兵一个个斩杀。

当仁斩杀敌人时,黑白画面变红的那一瞬间,我愿称之为2020年游戏中最燃的一刻——这不比____热血一万倍?

有关2020年上半年的游戏回忆就到这里,虽然上半年的游戏我只带着大家回忆了3款,但其实在上半年还有许多优秀的作品,比如成功破圈的动物森友会,比如让无数玩家落命的仁王2。出于篇幅这里就不一一列出了,在之后我还会跟大家分享下半年的游戏回忆,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下关注。

最后一个问题,留给大家:在2020年的上半年,最让你印象深刻的游戏瞬间是怎样的呢?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