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过冬”郭广昌抛售优质资产丨氪金·大事件

9月20日,豫园股份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复星高科(以下简称“复星高科”)在8月26日至8月26日期间减持公司股份超过3892万股。今年9月19日,占豫园。股份总股本的1%。

复星高科是复星国际的控股子公司。此次减持豫园股份,是复星科技在过去6个月的“卖、卖、卖”风波中的又一举措。

结合频繁的资产出售和复星国际账面超过6500亿元的负债规模,传闻北京市国资委要求市属企业梳理与复星集团的合作,研究判断相关风险,银保监会要求商业银行追究底线。复星集团债务风险的传闻。

随后,在本月15日召开的小型投资者沟通会上,复星国际管理层也做出了积极回应。根据36氪获得的一份会议纪要,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在会上表示,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复星作为一家民营企业,肯定会面临压力。面对这种压力,复星的策略一直是增加现金储备,加厚安全垫。

复星国际执行总裁兼CFO龚平也表示,复星近几年看似频繁的减产销售,是对过去几年坚持投退均衡的财务战略的延续。工作。

管理层回应显示,复星一再减持,以增加过冬的现金储备,同时延续公司的资产优化策略。不过,产业经济咨询机构精建智库创始人周明奇认为,这一回应仍存疑点。“资产优化,为什么要卖掉手中的优质资产?

在周明奇看来,“复星银河”近期减持的复星医药、豫园、青岛啤酒等公司的股份,可视为优质资产。

以豫园股份为例,2019-2021年公司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32.08亿元、36.10亿元、38.61亿元;2022年上半年,虽然公司主要资产所在地上海经历了长达数月的停业。控制,导致公司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同比下降47.06%,但仍有利润7.54亿元。

观察豫园近三年的盈利表现,复星高科作为控股股东,也可以通过每年等待利润分红的方式获得持续的现金收入。为什么这些资产会一起站在优化队列中?

在即将到来的9月份,按照36氪粗略估计,“复兴号”减持多家公司股票可获得的现金将达65亿元左右。信息来源:公司公告、机构官网制图:36氪

今年2月19日和8月26日,海南矿业两次被复星实业减持,共计约7.7亿元现金;股份以每股62港元结算,套现41.4亿港元。

针对上述两家公司的减持,连同中山公用、泰合科技、三元食品等公司今年前8个月的减持计划,共同组成本轮“复兴号”“卖和卖”。销售的前奏。

不过,结合复星管理层对资产抛售给出的“资产优化”解释,豫园等众多“潜力股”也成为了被优化的对象。

的确,复星国际对青岛啤酒的减持是从2019年开始的,而清仓青岛啤酒也可能是基于退出啤酒赛道、加入白酒赛道的考虑。不过,被复星出售的另一家公司中粮科技(以下简称“中粮工程”)近三年也保持着较高的业绩增长速度。

财报数据显示,中粮工程2019-2021年净利润分别为8697万元、1.32亿元、1.65亿元,同比增长62.23%、51.73%、25.03%,分别。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净利润7499万元,同比增长42.26%。

今年以来,基于增加现金储备、优化资产的策略,“复星”频频抛售各类金融资产,但部分业绩优秀的公司股票却一并上架,以换取快速资金返回。还反映吗?复星国际的短期资金渴求?

对此,36氪向复星国际询问了其出售部分优质资产的考虑,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对方回复。

8月23日,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将复星国际的企业家族评级上调至B1,评级展望为负面。

9月13日,彭博社报道,知情人士透露,银保监会近日要求商业银行查明复星集团的债务敞口。

几乎同时,网上传出,北京国资委还要求北京管理公司梳理与复星集团的合作,不仅限于持股、股权投资、资金借贷、工程承包、担保、商务合作等事项,并研究和判断相关合作。风险,并形成书面报告。穆迪认为,公债市场投资者避险情绪升温将给复星国际本已紧张的流动性带来压力,未来6-12个月境内外债到期规模较大。此外,国内房地产行业的低迷也将加大信贷传染风险,加大复星国际核心地产子公司的流动性压力。

一系列负面消息再次将复星推上了风口浪尖。此时,一些评论基于复星国际2022年半年报得出的结论是,复星背负了6500亿元的巨额债务。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6月30日,复星国际流动负债合计3754.0亿元,非流动负债合计2757.6亿元,负债合计6511.6亿元。

对此,郭广昌15日在投资者沟通会上表示,公司账面上显示的6500亿元债务是因为“很大一部分是我们保险公司的债务,不属于集团利益。-承担债务,并且不需要集团。担保它“。

龚平还表示,6500亿债务是复星国际合并报表的全部债务,包括其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的债务。他提到,复星国际真正的企业债务实际上只有2600亿元。除去豫园、复星医药等合并子公司的债务,实际归属于复星国际的债务约为1000亿元。公司对应的总资产为2700亿元。

一位从事审计多年的审计师进一步向36氪解释,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的债务和公司自身经营所产生的债务不适合简单加法。“因为保险公司本身就是责任业务,保险公司先收取保费,再提供服务。也就是说,提前收取的保费需要在保险合同到期前计入公司负债。这部分负债的比例更多地反映了这家公司保险产品的销售规模,而不是杠杆扩张的规模。”

对应复星国际2022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其保险业务负债1941.36亿元,资产管理业务负债2432.69亿元。剔除这两项金融业务的负债,复星国际的债务降至2137.52亿元。这与其管理层表示的2600亿元债务规模相近。

但从现金流数据来看,复星国际的资金状况可能并不充足。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复星国际三大现金流近三年来首次出现负值,同期公司净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减少75.17亿元。

此外,截至今年6月底,复星国际的流动比率仅为1.01,可见其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在15日的投资者沟通会上,部分投资者还特别提到了复星国际对复星旅游文化(以下简称“复星旅游文化”)的资产处置。当被问及公司未来是否会进一步出售复星旅游股份时,龚平表示,在首次出售后,仍需看复星旅游的价格走势。“处置超额股份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价格要稳健;不影响我们对控股子公司的控制和经营。”

他透露,“目前80%的股权比例非常不利于小股东释放公司价值,所以如果价格合适,我们会考虑引入战略投资者。

此前,复星文旅自被复星国际减持以来,股价一路下跌,一直徘徊在7港元左右的低位,一度触及近一年低点。这可能不符合股东复星国际对“高价”的要求。

即使不考虑二级市场的价格因素,观察复星旅游手中的资产质量,似乎也很难找到合适的战略合作伙伴。

多年研究文旅行业的周明奇向36氪分析,复星旅游最好的资产是亚特兰蒂斯酒店和地中海俱乐部。不过,这两项业务贡献的收入和利润,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沉淀在丽江和太仓两个福佑城项目中。

2022年半年报披露,丽江富友城项目总投资40亿元。截止今年6月底,总成本16.58亿元,批准贷款13亿元,已使用6.56亿元,并取得销售许可证。建筑面积2.85亿元。10000平方米,可售482套。

与上海地理位置相邻的太仓福佑城销售进度略好,但项目投资规模也较大。总投资132亿元。截至2021年底,总费用49.21亿元,获批贷款33亿元。使用5.85亿元,建筑面积16.2万平方米,已取得销售许可证,可销售数量1424套。

该项目自2022年6月30日预售以来,已实现销售额25.66亿元,但与超过130亿元的总销售额相比,仍面临淘汰压力。

周明奇认为,此类文旅项目综合开发成本高、周期长,对楼盘销售和资金回报要求较高。还要承担房地产市场持续低迷带来的潜在风险。

在彭博社发表“监管机构要求复星查明”的报道后,郭广昌9月15日在社交平台上表示,该报道严重偏离事实,复星将正式起诉彭博社。

同时,9月14日,复星党委书记、复星国际副总裁朱文奎在北京会见了北京市国资委有关领导。据复星官网信息,双方就复星与北京国企在医药健康、消费、科技、金融等领域的长期合作及参与情况进行了深入交流。国企混改推进中。

不过,无论管理层如何回应传闻,“Fosx”未来可能会继续出售资产。在沟通会上面对投资者询问复星旅游的股票处置方案时,龚平义还表示,公司可以处置不同的资产类别,“这次处置是为了过冬,二是应对资本市场.不确定性”。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